主页 > 行业新闻 >

把DNA进行一个描述和重组

时间:2018-10-28 11:4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大家早上好。世界生命科学大会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让我们回顾和前瞻,我们可以回顾我们看到了我们做出很多的成就。1960年代的时候,我开始调查分子技术,如何可以改变我们对生物系统的理解,甚至在十年前1950年代我们就开始了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当时是非常的惊讶,我们感到很困惑,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基因的技术,确实基因的这些机制是促进生物体成长的一个重要原因地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具体的原理是什么,我们没有办法把这些基因与生命的化学机制相联系。
 
  然后克雷克告诉我们这个结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它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告诉我们化学机会与遗传物质进行关联,但是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它是距离于信息技术更近,并不是我们一般所熟悉的那种所谓的化学链的那种机制。后来生命科学变成了AGCT,不是一般的化学语言。这确实是人类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它告诉我们生物系统是我们过去所永远不知道的一些机理,事实上这是一系列的代码。然后又有一段时间,我们了解了怎么去对DNA进行一些改变和调整,在2000年之前,我们已经看到了人类基因组的测序,我们也获得了所有的一些工具,把DNA进行一个描述和重组。
 
  我们开启了这样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一直持续至今,也就是帮助我们更好的进行分子层面的DNA的了解。我们最好是这么去思考它,比如说把它放在癌症的背景下。因为在1950年代,甚至在1970年代,我们并不知道癌症是一个基因的问题还是一个环境造成的问题,现在我们知道基因的主要的作用,我们也看到了它确实对于我们一些疾病的形成产生了一些作用,所以生命科学给我们讲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探索的过程,并且一直持续至今。我们如果说往前看的话,我们又看到了一个新的清单,有很多新的一些机遇。
 
  刚才陈竺先生也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包括基因测序等等技术,还包括蛋白质结构,干细胞测序技术,我们在这里看到另外一种趋势,我们开始从研究模型的系统转向开始研究整个生物技术的各个方面的一些结构,因为它可以让我们更多的考察组织结构,而这些组织结构都是我们内部记录如此之近,而合成技术也成为了未来生物技术的核心,他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它的潜力是无限的,合成技术是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对我们来说,它也提出了一项挑战。一开始我们确实找到了生物系统中这些非常奇妙的事情,我们可以利用它去治疗很难治愈的疾病,给了我们很多的一些工具,比如说像癌症的疾病,特别是神经系统疾病,它也是针对未来最大的挑战,我们需要去更多的了解头脑、大脑,并且把这种理解转换到我们对于一些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的一些方案之中。
 
  这是一个非常或的时机,能够在这样的一个时机举办这次会议,让我们在这里齐聚不同的一些使得生命科学成为现在做出这么大成就的一个各科学的元素,让我们进一步讨论,进行下一步的研究。北京时间10月27日消息,10月27日上午,2018世界生命科学大会开幕式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本次大会以“科学促进美好生活( Science,for Better Life )” 为主题,围绕医学与健康、农业与食品安全、环境科学、生物技术与经济、卫生政策等领域,开展高水平学术交流和最新成果展示,包括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内的400余位国内外生命科学领域顶尖科学家进行深入交流研讨。
 
  在此次大会上,1975年诺奖得主大卫-巴尔的摩做了主题致辞,大卫-巴尔的摩教授回顾了人类对生命科学长达50年的探索历程,1960年代调查分子技术,改变了人类对生物系统的理解;2000年之前,人类基因组的测序已经能把DNA进行一个描述和重组。这些获得的成就使得人类避免了很多疾病,也将生命科学带到了一个很前沿的发展时机。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