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新闻 >

稳定研发方向和人才队伍

时间:2018-03-08 14:1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九三学社中央在提案中建议,成立若干国家级超级计算并行应用软件行业工程中心,制定我国超级计算机应用中长期研究规划和路线图,着力开展应用相关的基础问题和关键共性技术研究。“此外,中心应以重大专项为牵引,集中多学科人才和资源,稳定研发方向和人才队伍。也要统筹协调研制计划和经费安排,使得软硬件经费投入比尽量做到1:1。”
 
  可与国家实验室建设结合
 
  吴立新也表示,以大型综合性研究基地为载体来建设超算中心才能更好地促进应用。“纵观国际,尤其是美国,超算中心大部分都建在国家实验室,因为超算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支撑综合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以及技术研发,而后者又能促进超算技术的发展,形成协同生态发展。”他说,目前我国正处于建设国家实验室的战略机遇期,应抓住机会思考如何将超算和国家实验室的建设结合在一起。
 
  “现在几所建设中的科学城都有超算团队,但他们只是运维团队,并不负责软件开发。”张云泉说。九三学社中央也建议,鼓励超算中心联合应用部门组建联合实验室。实验室主任由应用方的学科带头人担任,超算中心提供高性能运算支持并指导或协助进行程序移植,自主研发大型并行应用软件,并通过应用在用户中培养人才。“目前运行的大部分作业,其并行规模仍停留在几千或几万个处理器甚至更低的量级,没有切实发挥出千万亿次量级超级计算机上几十万甚至百万核并行的能力。”张云泉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超算应用比较多的制造业和基础科研等关键领域,大部分应用软件都被国外垄断,“有些人家还不卖给你”。
 
  应用软件开发难在哪儿?张云泉说,不同于超算硬件,超算软件开发的周期更长,动辄需要二三十年。它要经历科学问题建模、网格划分、求解数学方程、算法设计、运行验证等一系列流程,还牵涉到多种学科,“非常复杂”。
 
  由于此前对应用软件不够重视,软件和硬件没能并肩奔跑。现在,软件在迎头追上,可是仍然有差距。“经费不够,研发力量分散,软件人才严重匮乏……都是现实困难。”张云泉说。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